睿远基金有3个基金,睿远成长,睿远3年,这是公募的。还有一个私募,门槛300万起。

1、2018年,陈光明创办了睿远基金,刚拿到证监会批复就火出圈了,直接上了微博热搜榜。

成立后不久,睿远发了一只起购门槛高达300万私募产品,结果一下募了80多亿。

2、2019年3月,睿远发行第一只公募产品,募集上限60亿,但是第一天就有710亿元认购金。最后只好比例配售,配售比例7.03%,即认购100元,最后只能成交7.03元。

3、2020年初,2月18日,睿远推出自己的第二款公募产品——睿远均衡价值混合,还是只募60亿,结果开卖15分钟就卖爆了。

4、最后当天募了1200亿,这次配售比还不到5%。顺便刷了个公募基金历史募集规模纪录。

5、而这两只产品的业绩,也确实没有让人失望,数据显示睿远公司的整体业绩水平不仅远远跑赢沪深300指数(4823.509,43.13,0.90%)(4823.5091,43.13,0.90%)。

注:睿远的业绩曲线为该公司旗下所有基金的平均月度回报计算业绩表现,公募基金曲线平均为中证股票型基金指数。

拓展资料

基金的股票投资策略:

1、股票投资策略

按照基金合同披露的信息,个股筛选逻辑从“定性”和“定量”两个方面展开。

①定性:

从发展潜力、核心优势、盈利可持续、治理结构四个因素挖掘优质企业,这些企业能够符合未来经济的发展方向,而且自身具备长期竞争优势,能长期稳定盈利,企业的发展战略也必须十分清晰。

②定量:

通过分析各项指标,筛选出估值合理、成长性高、盈利能力强的企业。

双管齐下的选股方式,能比较全面地考察股票质量,确保持仓股票具备长期的投资价值。

港股部分基金合同披露的信息较少,核心选股思路还是要具备长期投资价值。

2、债券投资策略

基金可以投资利率债、信用债、可转债和可交债。

其中可转债和可交债合计占比不超过基金资产的20%,所以债券持仓还是以利率债和信用债为主。

利率债没什么可说的,政府背书,收益不高但十分安全。

3、资产配置逻辑

根据基金合同披露的信息,基金整个的投资逻辑是采取“自上而下”的方式,

4、主要还是通过分析宏观经济环境等,研判国内经济发展形势,从而进行投资资产的确定和调整,努力实现基金长期、持续、稳定的增值。

睿远稳进配置两年持有期混合应该会符合“稳中有进”的特点,在尽量保证稳健的前提下,也会为投资者努力赚取超额收益。

基金公司股权激励又有最新进展,公募“大佬”陈光明旗下睿远基金再推股权激励计划。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睿远基金股东名单中新增了上海玮远、上海瑛远两个股权激励平台,包括总经理饶刚在内的8名投研骨干新进员工持股名单之中,饶刚出资350万元,持有睿远基金3.5%股权。

此次股权激励完成之后,陈光明持有睿远基金股权从5300万元下降至4991.98万元,仍是公司实控人、第一大股东。

这已是睿远基金第三次推行股权激励,随着股权激励逐步推进,睿远基金股权激励的覆盖面也从高管、投研等核心业务骨干进一步覆盖至投研“中生代”。

睿远基金推行第三次股权激励

尽管今年资本市场急剧震荡,权益基金规模增长颇具挑战,仍有基金公司在“坚定不移”逆势推进员工股权激励计划。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睿远基金近期完成投资人(股权)变更,新增上海玮远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上海瑛远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两个员工持股平台,同时包括第一大股东陈光明等其他股东出资额有所下降。

具体来看,陈光明出资金额从原来的5300万元下降至4991.98万元,持股比例从53%下降至49.92%,仍是睿远基金的第一大股东,这也是睿远基金成立三年多时间以来,陈光明第二次转让所持股权。

陈光明曾表示,公司发展的核心是做好业绩,价值投资的核心能力是评估企业内在价值,投资研究要更全面扎实,要不遗余力地加强研究团队建设,其中在研究团队建设上核心是找对人、做对事、长期做,充分地授权赋能,包括为研究人员提供良好的平台和机制,不断培养和沉淀长期从事研究的专业人员等,这是一个持续累积和长期进化的过程,需要扎实做好。

睿远基金成立于2018年11月,2021年曾两次推出股权激励计划。在2021年2月份,睿远基金首推员工股权激励,当时,包括赵枫在内10多名公司投研人员及核心骨干新晋公司股东。

到了2021年12月,也就是睿远基金成立满3年之际,公司主要股东陈光明以及董事长刘桂芳也亲自拿出自己所持股权,加大睿远基金的员工股权激励力度。当时包括杨达治、陈保春、李_等员工新进员工持股名单。

股权激励覆盖投研“中生代”力量

与前两次股权激励计划不同,睿远基金第三次股权激励覆盖的主要对象,除了新任总经理饶刚之外,其余人员均是投研“中生代”力量。

天眼查信息显示,新增的员工持股平台中,上海玮远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出资360万元,总经理饶刚出资350万元,董春峰出资10万元,合计持有睿远基金3.6%股权,上海玮远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也是睿远基金新进的第六大股东。

上海瑛远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出资70.01万元,陈烨远、陈术子两人分别出资20万元,周睿洋、杨维舟、秦伟三人分别出资10万元,陈光明出资0.01万元,合计持有睿远基金0.7%股权,新进睿远基金第十一大股东。

刘都在之前已经成立的另一个员工持股平台——上海洵远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中,新增出资100万元,也是近期新进股权激励的员工之一。

第三次员工股权激励的对象均是投研人员,饶刚除了是新任总经理之外,也是睿远基金混合资产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

董春峰目前担任睿远基金混合资产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陈烨远则是睿远基金专户投资部的投资经理。陈术子、周睿洋、杨维舟、秦伟、刘都等人经常出现在上市公司调研名单中,从过往上市公司调研纪要上看,秦伟的研究方向主要覆盖生物科技等行业,陈术子主要覆盖化工、电气部件与设备、金属与非金属等行业,周睿洋覆盖化工、电子元件、半导体等领域,杨维舟主要覆盖通信设备、电子元件、电子设备和仪器等领域,刘都覆盖服装服饰、酒店等领域。

从入职时间上看,这一批股权激励的员工大多数都是2018年底或是2019年初入职的老员工。

有助于提升对优秀人才的吸引力

2013年6月1日,修订通过的“新《基金法》”正式施行,其中规定允许公募基金公司可以实行专业人士持股计划,建立长效激励约束机制。这直接激活了行业股权激励热情,股权激励也由点及面展开。

据中国基金报记者统计,目前有股权激励的基金公司达38家(仅统计通过合伙企业设置员工持股平台模式)。

行业内股权激励呈现出两大方向,一是老牌基金公司纷纷开始“股权激励”激活内部积极性,目前行业排名前十大基金公司中,易方达、广发、汇添富、南方基金均设立了员工“股权激励”。

二是新成立的基金公司成为推行股权激励的主力军,许多新基金公司在成立之时就设定了股权或者事业部制的激励方案,已经形成“行业标配”。例如。今年2月份新成立的“个人系”基金公司——泉果基金,在公司成立之初就设立了包括上海泉至清、上海泉至澈、上海泉至澄、上海果至行在内的4个员工持股平台。

一位基金公司高管曾表示,优秀的基金管理公司要有稳定的治理结构、稳定的管理层、良好的激励机制。员工持股计划既表现了股东和公司对员工的认可,也成为了留住人才的长效机制。股权激励制度将基金经理和核心员工的待遇与其对公司所做的贡献建立了更直接的联系。应该说,长短机制并举,投研团队也更为稳定,投研人员的稳定也提升了业绩和投资风格的稳定性。

北京一家基金公司人士也直言,股权激励对于公募基金行业吸引人才来说,确实是很重要的方式。尤其是当前行业发展日趋成熟,头部化现象严重,中小基金公司和新基金公司设立股权激励措施,也有助于提升对优秀人才的吸引力。

“整体看,基金行业是专业人士组成的行业,员工股权激励能够建立长效机制,增强综合投研能力。”上述人士表示,如果核心人员或管理层拥有股权激励,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公司经营的稳定性,从而有利于公司的长远发展。除了人才,股东实力、渠道优势等因素也是影响基金公司发展的重要因素。

睿远基金是比较稳定的一只基金。

1、根据发售公告,睿远稳进配置两年持有混合基金主要投资于精选的股票、债券等,并辅助以金融衍生品投资,通过资产配置,严格控制基金的风险,力争实现基金的长期增值。

2、资料显示,睿远基金是一家长期价值投资机构,致力于成为持有人长期利益最大化的价值投资实践者,拥有与之相匹配的机制和团队文化,经验丰富的投资团队和行业专家型研究团队,秉承价值投资和长期投资理念,聚焦于权益和固定收益投资领域,采取精品化产品布局,致力于为持有人创造长期价值。

3、此前,睿远基金分别于2019年3月推出第一只基金睿远成长价值混合基金,2020年2月推出第二只基金睿远均衡价值三年持有期混合基金,均由资深基金经理负责管理,目前处于单日单个基金账户申购金额不超过1000元的限额申购状态。与睿远旗下前两只基金均为偏股混合型基金不同,睿远稳进配置两年持有混合基金为一只偏债混合型基金,根据公告,股票资产占基金资产的比例为

拓展资料

1、睿远稳进配置两年持有混合基金拟任基金经理由饶刚担任。饶刚现任睿远基金副总经理、公募固定收益投资部总经理。资料显示,饶刚1999年从复旦大学数理统计专业硕士毕业后进入证券行业,2003年进入公募基金行业,2006年起开始担任基金经理,具有22年证券从业经验,其中投资经验13年,专注于固定收益研究和投资领域。

2、作为业内较早一批债券型基金的基金经理,饶刚经历了债券市场和A股市场的多轮牛熊转换,从最初承办可转债项目与债券结缘,到2003年进入公募基金行业开始债券研究和投资,过去十多年来,他习惯从风险视角出发,持续发掘不同时期的高性价资产。比如较早的信用债投资,他和团队率先形成以宏观研究为指导的自上而下的灵活配置风格,以个券研究为基础的高收益信用债券投资风格,深入挖掘可转债、城投债等的投资机会;再比如“固收 ”,近年来他和团队较早全面转型“固收 ”,长期看好权益类资产投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