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科学家已基金会化

老洛克菲勒本人相信健康为人类福利之本,发展医学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弗雷德里克·盖茨更是一个医学迷,所以洛克菲勒早期几乎全部工作都在这方面,在教育方面的特色也是发展和改善医学教育。在基金会成立之前,洛克菲勒已经有一个卫生委员会,进行钩虫病防治工作。1913年注册之后第一个重要行动就是在基金会之下建立国际卫生部,把这一委员会合并进来。顾名思义,从一开始,洛克菲勒的意图就是把此项工作国际化。第一项任务就是把它发起的防治钩虫病和公共卫生的工作向全世界推广。1917年,洛克菲勒任董事长,会长为文森特。在他任期的十年内基金会的工作有很大成绩,其中国际卫生部是最大的重点。防治钩虫病的工作遍及六大洲62个国家,以后又发展到疟疾、伤寒的防治,取得相当大的成绩。与此在美国和其他国家建立常设公共卫生机构,从事更加广泛的公共卫生工作。相应地,又在美国和世界各国培训公共卫生医务人员。另一项工作是提高医学水平。卡耐基基金会资助了一项旨在改进美国医学教育的调查,产生了有名的弗莱克斯纳报告,与欧洲先进国家相比较,全面指出美国的弱点。一战结束后,洛克菲勒基金会在这项报告的基础上与先此成立的“教育总会”合作,在美国和其他国家展开改进医学教学和建立高水平的医学院的努力。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是这一努力成功的标志,代表了当时美国最高的医学教育水平。在国外包括英、法、比、加拿大以及拉美、中东和东南亚一些地区。从1917年至1928年,基金会在欧、美、加为此项工作共付出4000万美元,还有1000万美元 用于美国中等医校和公共卫生。在中国建立的著名的协和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就是洛克菲勒基金会这一时期在海外头等重要的项目,也是洛氏的得意杰作之一。1929年接任的会长为前芝加哥大学校长、数学物理学家梅森。此后,陆续成立了医学科学部(前身为医学教育部)、自然科学部、社会科学部和艺术人文部等。基金会资助的项目仍然以医学科学为主,逐步扩大到其他领域。洛克菲勒基金会支持的单项研究所取得的成果不计其数,一般说来都带有开创性。1928年英国人弗莱明在发明青霉素的研究过程中也得到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资助。这些成果把美国和世界的医疗水平向前推进一大步。1932年,基金会还首先进行工业医疗(即职业病)和精神病的研究,这些学科在当时还刚刚起步。洛克菲勒医学院成立之初的短短几年中就在流行性脑膜炎、小儿麻痹、黄热病和梅毒的研究上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1937年,国际卫生部宣布成功地分离出黄热病的疫苗(在二战中洛克菲勒基金会在其实验室中制作出3400万份此类疫苗无偿献给政府以供军队使用)。1939年巴西流行某种特殊的疟疾,不久即在基金会帮助下得到控制。1940年的重大成绩是缓解了在全世界流行的伤寒病。其他如遗传学、生物物理和生物化学,以及研究仪器的改进和发明如探测镜、X光分解仪等都是在基金会支持下取得突破性成果。洛克菲勒基金会对科学,特别是医学和农学的重视始终一贯,并将这方面的科研与在世界各地的扶贫工作结合起来。早期医疗卫生方面骄人的成绩使国际卫生部一度成为洛克菲勒基金会的中心而受到其他部门的诟病,认为洛克菲勒为医学科学家所掌握而忽视了其他方面的工作。随着形势的变化和人事变动,工作重点逐渐转移,但是医疗卫生始终是其关注点之一。洛克菲勒基金会所创立的国际卫生部的模式及其工作项目带有榜样性质。1948年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成立,逐步接管原来洛克菲勒基金会所从事的工作领域;1950年,美国政府成立国家科学基金会、国家卫生研究所,其资助科研的领域和工作方式也是沿用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模式,甚至接过其项目。1951年,洛克菲勒基金会国际卫生部关闭,其著名的病毒研究所和人员转到耶鲁大学。在这以后,基金会通过资助世界卫生组织来实现其原来的目标,直到世纪末仍然如此,基金会称之为“洛克菲勒—世界卫生组织互补战 略”。多年来,基金会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计划生育、疫苗接种、避孕药的研究和热带病防治等都有所捐助。1997年世界卫生组织新主任布伦德兰上任,基金会宣布出资250万美元建立一项全球卫生领导基金,供主任在全世界遴选各个学科的10名专家,任期1至2年;这一基金也用于“争取全球健康平等”。此项目致力于缩小发达与不发达国家的健康水平和平均寿命之间的差距,也包括缩小发达国家一国之内贫富人群之间的健康差距。该项目主要从三方面着手:(1) 协助贫困国家建立和改进卫生体制,加强利用信息、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2) 加强宣传教育,引起公众对与健康有关的新问题的关注和政府的承诺,如环境、吸烟、艾滋病、抗药性结核病等;(3) 加强对贫困人口多发病(如疟疾、结核等)的药物研究和开发,并向发展中国家转让,以补救药物价格昂贵造成的困难。

基金会NOBODY

1. They have

endowed a foundation in the area of global health and learning, with the hope

that as we move into the 21st century, advances in these critical

areas will be available for all people.

在全球范围内的健康和学习方面,他们已经捐赠了一个基金会,就希望来说,随着我们进入21世界,在这些关键地区的前进对于所有的人都将是有用的。2. Soon after

starting our job in China, we realized that the greatest challenge we faced

would not be our day-to-day responsibilities but a completely foreign work

environment and culture.

很快我们开始在中国的工作,我们意识到我们面对的最大的挑战并非是我们一天一天的责任,而是要面对一个完完全全的国外的工作环境和文化。3. The tall,

snow-clad conifers with broad, strong trunks are exquisitely decorated with

whimsically shaped icicles. The dazzling sun is hurting our eyes. Nothing

moves, as if the world is standing still.

这个高高的被雪覆盖的针叶树宽大的,强壮的树干被奇形怪状地冰柱所精致地装饰了一番。这绚烂夺目的阳光伤了我的眼睛。没有东西移动,好像全世界都静止了。4. It may well be

the case that most widely-respected female divinity, A-Ma, has influenced the

life and the culture in Macao so profoundly that anyone who is visiting there

cannot ignore her. In other words, without knowledge of A-Ma, nobody can claim

an understanding of Macao.

也许是这种情况,在澳门最尊重的女神,阿妈,已经深深地影响了他们的生活和文化以至于参观此处地任何人都不能忽视她。换句话说,没有阿妈地文化,就没有人能称了解澳门。5. Humans are

killing the animals. Whether by snare or spear, trap or gun, people are taking

a staggering toll on anything that can be eaten or sold for food or medicine.

人类正在消灭动物。无论是用陷阱或者长矛,被困住或者用枪,人们以惊人数字的扑杀动物用于食用或者制成药品。6. Car-information

sites have successfully brought buyers and sellers together ------and given

them a link to car finance and insurance sites.

汽车信息网站已经成功的把买家和卖家结合在了一起--------同事给他们提供了汽车金融和保险网站的一个连接的平台。7. The electricity

utility industry is justifying deregulation by claiming there are environmental

benefits, such as the marketing of green electricity, but in fact the “green”is going mostly into the pockets of marketers.

电力公共事业所声明的环境利益被证明这种混乱性是合理,例如绿色电力的市场营销,但是实际上“绿色”几乎是变成市场操控者的口袋里的赚钱工具。

基金会SITE

Site-19内收容的包括:SCP-055,SCP-131,SCP-173,SCP-387,SCP-668,SCP-931。Site-19是当前运行的最大的基金会设施,放置有上百个Safe和Euclid级异常,SCP基金会的吉祥物"最初之作"SCP-173被收容在Site-19,也许正是这造成了Site-19现在的兴旺。但SCP-035被收容于几号Site未知(作者没有说),但我推测SCP-035并非被收容于Site-19,理由有:

SCP-035的旧收容室已经被密封并与其余设施隔离,可能需要移至全新的收容室。Site-19不太可能被密封并与其余设施隔离(因为让运行的最大的基金会设施被隔离重建不太可能),在这种经验下,SCP基金会也不会把SCP-035送往Site-19。

SCP-035是一个危险的Keter级项目,而不是Safe级或Euclid级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