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引 言磁性纳米粒子是近年来发展起来的一种新型材料,因其具有独特的磁学特性,如超顺磁性和高矫顽力,在生物分离和检测领域展现了广阔的应用前景[1]。因磁性氧化铁纳米粒子具有小尺寸效应、良好的磁导向性、生物相容性、生物降解性和活性功能基团等特点[2~4], 在核磁共振成像、靶向药物、酶的固定、免疫测定等生物医学领域表现出潜在的应用前景[5~7]。但由于其较高的比表面积,强烈的聚集倾向,所以通常对其表面进行修饰,降低粒子的表面,能得到分散性好、多功能的磁性纳米粒子。对磁性纳米粒子的表面进行特定修饰,如果在修饰后的粒子上引入靶向剂、药物分子、抗体、荧光素等多种生物分子,可以改善其分散稳定性和生物相容性, 以实现特定的生物医学应用。适当的表面修饰或表面功能化还可以调节磁性纳米粒子表面的反应活性[8],从而使其应用在细胞分离、蛋白质纯化、核酸分离和生物检测等领域。本文介绍了磁性氧化铁纳米粒子的制备方法, 比较了各种制备方法的优缺点,并对其在生物分离及检测中应用的最新进展进行了评述。2 磁性氧化铁纳米粒子的合成方法磁性纳米粒子的制备是其应用的基础。目前已发展了多种合成和制备方法,如共沉淀法、水热合成法、溶胶凝胶法和微乳液法等,上述方法均可制备高分散、粒度分布均匀的纳米粒子,并能方便地对其表面进行化学修饰,这些方法的优点和缺点见表1。在这些合成方法当中,共沉淀法是水相合成氧化铁纳米粒子最常用的方法。该方法制备的磁性纳米颗粒具有粒径小,分散均匀,高度生物相容性等优点,但制得的颗粒存在形状不规则,结晶差等缺点。通过在反应体系中加入柠檬酸,可得到形状规则、分散性好的纳米粒子。利用这种方法合成的磁性纳米材料被广泛应用在生物化学及生物医学等领域[9]。微乳液法制备纳米粒子,产物均匀、单分散,可长期保持稳定,通过控制胶束、结构、极性等,可望从分子规模来控制粒子的大小、结构、特异性等。微乳液合成的磁性纳米粒子仅溶于有机溶剂,其应用受到限制。通常需要在磁性纳米粒子的表面修饰上亲水分子,使其溶于水,从而能应用于生物、医学等领域。热分解法是有机相合成氧化铁纳米粒子最多也是最稳定的方法。利用热分解法制备的纳米Fe3O4颗粒产物具有好的单分散性,且呈疏水性,可以长期稳定地分散于非极性有机溶剂中。该方法合成的氧化铁纳米粒子虽然具有粒径均一的特点,但必须在其表面偶联亲水性及生物相容性好的生物分子或制备成核壳结构,才可用于生物医学领域。表1 磁性氧化铁纳米粒子的制备方法(略)绿色化学和生物方法合成氧化铁纳米粒子也备受关注[28,29]。磁性氧化铁纳米粒子除具有的表面效应、小尺寸效应、量子效应、宏观量子隧道效应等纳米粒子基本特性外,它同时还具有超顺磁特性、类酶催化特性和生物相容性等特殊性质,因此在医学和生物技术领域中的应用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兴趣。 3 磁性氧化铁纳米材料在生物分离与生物检测的应用3.1 磁性氧化铁纳米材料在生物分离的应用磁性氧化铁纳米粒子可以通过外界磁场来控制纳米粒子的磁性能,从而达到分离的目的,如细胞分离[30,31]、蛋白分离[32] 和核酸分离[33]等。此外磁性氧化铁纳米粒子由于兼有纳米、磁学和类酶催化活性等性能,不仅能够实现被检测物的分离和富集,而且能够使检测信号放大,在生物分析领域也都具有很好的应用前景[34,35]。磁性纳米粒子(MNP)能够应用于这些领域主要基于它的表面化学修饰,包括非聚合物有机固定、聚合物有机固定、无机分子固定及靶向配体修饰等[36](图1)。纳米粒子表面功能化修饰是目前研究的热点。3.1.1 磁性氧化铁纳米材料在细胞分离方面的应用 细胞分离技术的目的是快速获得所需目标细胞。传统细胞分离技术主要根据细胞的大小、形态以及密度的差异进行分离,如采用微滤、超滤以及超离心等方法。这些方法操作简单,但是特异性差,而且存在纯度不高、制备量偏小、影响细胞活性等缺点,因此未能被广泛地用于细胞的纯化研究[37]。随着对磁性纳米粒子研究的深入,人们开始利用磁性纳米粒子来分离细胞[38,39]。如磁性氧化铁纳米粒子在其表面接上具有生物活性的吸附剂或配体(如抗体、荧光物质、外源凝结素等),利用它们与目标细胞的特异性结合,在外加磁场的作用下将细胞分离、分类以及对其种类、数量分布进行研究。张春明等[40]运用化学连接方法将单克隆抗体CD133连接到SiO2/Fe3O4复合粒子的表面得到免疫磁性Fe3O4纳米粒子,利用它分离出单核细胞和CD133细胞。经培养后可以看出,分离出来的CD133细胞与单核细胞一样,具有很好的活性,能够正常增殖形成集落,并且在整个分离过程中对细胞的形态以及活性没有明显的毒副作用,这与Kuhara等[30]]报道的采用磁分离技术分离CD19 和CD20 细胞的结果一致。Chatterjee等[39]采用外源凝结素分别修饰聚苯乙烯包被的磁性Fe3O4微球和白蛋白磁性微球,利用凝结素与红细胞良好的结合能力,快速、高效的分离了红细胞。磁性粒子在分离癌细胞和正常细胞方面的动物实验也已获得成功。3.1.2 磁性氧化铁纳米材料在蛋白质和核酸分离中的应用 利用传统的生物学技术(如溶剂萃取技术等)来分离蛋白质和核酸程序非常繁杂,而磁分离技术是分离蛋白、核酸及其他生物分子便捷而有效的方法。目前在外磁场作用下,超顺磁性氧化铁纳米粒子已广泛应用于蛋白质和核酸的分离。Liu等[41]利用聚乙烯醇等表面活性剂存在下制备出共聚磁性高分子微球,表面用乙二胺修饰后用于分离鼠腹水抗体,得到很好的分离效果。Xu等[42]在磁性氧化铁纳米粒子表面偶联多巴胺分子,用于多种蛋白质的分离纯化。多巴胺分子具有二齿烯二醇配体,它可以与氧化铁纳米粒子表面配位不饱和的Fe原子配位,形成纳米颗粒多巴胺复合物,此复合物可以进一步偶联次氨基三乙酸分子(NTA),NTA分子可特异螯合Ni+,对于具有6×His标签的蛋白质的分离纯化方面表现出很高的专一性。Liu等[43]用硅烷偶联剂(AEAPS)对核壳结构的SiO2/Fe2O3复合粒子的表面进行处理,研究复合磁性粒子对牛血清白蛋白(BSA)的吸附情况,结果表明BSA与磁性复合粒子之间是通过化学键作用被吸附的,复合粒子对BSA的最大吸附量达86 mg/g,显示出在白蛋白的分离和固定上有很大的应用潜力。Herdt等[44]利用羧基修饰的吸附/解离速度快的核壳型(Fe3O4/PAA)磁性纳米颗粒与Cu2 亚氨基二乙酸(IDA)共价交联,通过Cu2 与组氨酸较强的亲和能力实现了组氨酸标记蛋白的选择性分离,分离过程如图2所示。磁性纳米粒子也是核酸分子分离的理想载体[45]。DNA/mRNA含有单一碱基错位,它们的富集和分离在人类疾病诊断学、基因表达研究方面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Zhao等[46]合成了一种磁性纳米基因捕获器,用于富集、分离、检测痕量的DNA/mRNA分子。这种材料以磁性纳米粒子为核,包覆一层具有生物相容性的SiO2保护层,表面再偶联抗生素蛋白维生素H分子作为DNA分子的探针,可以将10-15 mol/L DNA/mRNA有效地富集,并能实时监控产物。Tayor等[47]用硅酸钠水解法、正硅酸乙酯水解法制备SiO2/Fe2O3磁性纳米粒子并对DNA进行了分离。结果表明,SiO2功能化的Fe2O3磁性纳米粒子对DNA的吸附分离效果明显好于单独Fe2O3磁性纳米粒子的分离效果,但是其吸附机理有待进一步研究。3.2 磁性氧化铁纳米材料在生物检测中的应用3.2.1 基于磁学性能的生物检测磁性氧化铁纳米粒子因其特有的磁导向性、小尺寸效应及其偶联基团的活性,兼有分离和富集地作用,使其在生物检测领域有广泛的应用。当检测目标为低含量的蛋白分子时,不能通过聚合酶链反应(PCR)对其信号进行放大,而磁微球与有机染料或量子点荧光微球结合可以对某些特异性蛋白、细胞因子、抗原和核酸等进行多元化检测,实现信号放大的作用。Yang等[48]采用一对分子探针分别连接荧光光学条码(彩色)和磁珠(棕色),对DNA(顶端镶板)和蛋白质(底截镶板)生物分子进行目标分析(图3)。如果目标DNA序列或蛋白存在,它将与两个磁珠结合一起,形成了一个三明治结构,经过磁选,光学条码可以在单磁珠识别目标水平下,通过分光光度计或是在流式细胞仪读出。通过此方法检测目标分子是基于数百万个荧光基团组成的微米尺寸光学条码信号的扩增而检测出来,其基因和蛋白的检出限可达到amol/L量级,甚至更低。Nam等[49]利用多孔微粒法(每个微粒可填充大量条形码DNA)和金纳米微粒为基础的比色法生物条形码检测技术检测了人白细胞介素2(IL2),检出限可达到30 amol/L,比普通的酶联免疫分析技术的灵敏度高3个数量级。Oh等 [50]利用荧光为基础的生物条形码放大方法检测了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SA)的水平,其检出限也低于300 amol/L,而且实现了快速检测。在免疫检测中,磁性纳米粒子作为抗体的固相载体,粒子上的抗体与特性抗原结合,形成抗原抗体复合物,在磁力作用下,使特异性抗原与其它物质分离,克服了放免和酶联免疫测定方法的缺点。这种分离具有灵敏度高、检测速度快、特异性高、重复性好等优点。Yang等[51]通过反相微乳液法制备了粒径很小的SiO2包覆的Fe3O4磁性纳米粒子,生物分子通过诱导这些高单分散的磁性纳米粒子可用于酶的固定和免疫检测。Lange等[52]采用直接或三明治固相免疫法(生物素基化抗IgG抗体和共轭连接链霉素的磁性纳米粒子组成三明治结构)和超导量子干涉法(SQUID),研究它们在确定抗原、抗体相互作用免疫检测中的应用,结果表明特异性键合的磁性纳米颗粒的驰豫信号大小依赖于抗原(人免疫球蛋白G,IgG)的用量,这种磁弛豫(Magnetic relaxation)免疫检测方法得到的结果与广泛使用的ELISA方法的结果相当。因磁性纳米粒子独特的性能,在生物传感器上也有潜在的应用前景。Fan等[53]在磁珠上偶联被检测物的一级抗体,在金纳米颗粒上连接二级抗体,两者反应后,利用HClNaClBr2将Au氧化为Au3 ,催化发光胺(Luminol)化学发光,人免疫球蛋白G(IgG)的检出限可达2 × 10-10 mol/L ,实现了磁性纳米颗粒化学发光免疫结合的方法对IgG进行生物传感分析(图4)。3.2.2 类酶催化特性在生物检测中的应用 Cao等[54]发现Fe3O4磁性纳米粒子能够催化H2O2氧化3,3,5,5四甲基联苯胺(TMB)、3,3二氨基联苯胺四盐酸盐(DAB)和邻苯二胺(OPD),使其发生显色反应,具有类辣根过氧化物酶(HRP)活性(图5),而且其催化活性比相同浓度的辣根过氧化物酶高40倍。并且Fe3O4磁性纳米粒子可以运用磁分离手段进行重复性利用,显著降低了生物检测的实验成本,利用此特性可进行多种生物分子的检测。利用葡萄糖氧化酶(GOx)与Fe3O4磁性纳米粒子催化葡萄糖的反应(见式(1)和(2)),通过比色法检测葡萄糖,其检测的灵敏度达到5×10-5 ~ 1×10-3 mol/L 。由于Fe3O4磁性纳米粒子制备简单、稳定性好、活性高,成本低,因而比普通酶更有竞争优势,这也为葡萄糖的检测提供了高灵敏度和选择性的分析方法,在生物传感领域的应用上展现了巨大的潜能,为糖尿病人疾病的诊断提供了快速、灵敏的检测方法。然而要提高检测灵敏度,合成催化效率高的Fe3O4磁性纳米粒子及多功能磁性纳米粒子是关键。Peng等[56]用电化学方法比较了不同尺寸Fe3O4纳米粒子的催化活性发现,随着尺寸的变小,磁性纳米粒子的催化活性变高。Wang等[57]制备的单分散哑铃型PtFe3O4纳米粒子,由于本身尺寸和结构特点,可更大限度地提高催化活性。本研究组已经合成了分散性好和磁性高的氧化铁纳米粒子并对其进行了表征,利用其磁学和催化特性,已开展了葡萄糖等生物分子的检测,该方法的检出限达到1 μmol/L,具有灵敏度高、操作简便和成本低等优点[58]。Fe3O4磁性氧化铁纳米粒子不但具有显著的超顺磁性,而且具有类辣根过氧化物酶催化特性,可通过使用过氧化物敏感染料,设计了一系列(如乙肝病毒表面抗原等)的免疫检测模型[59],因此超顺磁性纳米粒子在生物分离和免疫检测领域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4 结 语随着纳米技术的迅速发展,磁性氧化铁纳米粒子的开发及其在生物医学、生物分析、生物检测等领域的潜在应用已经越来越受到重视,但同时也面临很多挑战和问题。(1)构建并制备尺寸小、粒径均一、分散性和生物相容性好及催化性能高的多功能磁性纳米粒子;(2)根据被检测生物分子的特点设计多功能磁性氧化铁纳米粒子,实现高灵敏度、特异性检测;(3)利用纳米氧化铁颗粒作为分子探针进行实时、在线、原位、活体和细胞内生物分子的检测。这些问题不仅是纳米材料在生物分子检测领域应用需要解决的难点,也是目前其进行生物分子检测研究的热点和重点。【参考文献】1 Perez J M, Simeone F J, Saeki, Y, Josephson L, Weissleder R. J. Am. Chem. Soc., 2003, 125(34): 10192~101932 Kim G J, ORegan R M, Nie S M. 2005 27th Annual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the IEEE Engineering in Medicine and Biology Society, 2005,17:714~7163 LIU JunTao(刘军涛), LIU RuPing(刘儒平), WANG MiXia(王蜜霞), LIU ChunXiu(刘春秀), LUO JinPing(罗金平), CAI XinXia(蔡新霞). Chinese J. Anal. Chem.(分析化学), 2009, 37(7): 985~9884 Lang C, Schuler D, Faivre D. Macromol. Biosci., 2007, 7(2): 144~1515 Silva G A. Surg. Neurol., 2007, 67(2):113~1166 Corot C, Robert P, Idee J M, Port M. Adv. Drug Delivery. Rev., 2006, 58(14): 1471~15047 Kohler N, Sun C, Wang J, Zhang M Q. Langmuir., 2005, 21(19), 8858~88648 LI BaoYu(李宝玉). Biomedical Nanomaterials(纳米生物医药材料). Beijing(北京): Chemical Industry Press(化学工业出版社), 2004: 1419 Tartaj P, Morales M P, GonzalezCarreno T, VeintemillasVerdaguer S, Serna C J. J. Magn. Magn. Mater., 2005, 290: 28~3410 ZHANG Xin(张 鑫), LI XinGang(李鑫钢), JIANG Bin(姜 斌). Chinese Chem. Industry. Eng.(化学工业与工程), 2006, 23(1): 45~4811 Wu J H, Ko S P, Liu H L, Jung M H, Lee J H, Ju J S, Kim Y K. Colloids Surf. A, 2008, 313/314: 268~27212 CHENG HaiBin(程海斌), LIU GuiZhen(刘桂珍), LI LiChun(李立春), GUAN JianGuo(官建国), Yuan RunZhang(袁润章). J. Wuh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武汉理工大学学报), 2003, 25(5): 4~613 QIU XingPing(邱星屏). J. Xiamen University: Natural Science(厦门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1999, 38(5): 711~71514 Mao B D, Kang Z H, Wang E B, Lian S Y, Gao L, Tian C G, Wang C L. Mater. Res. Bull., 2006, 41(12): 2226~223115 Fan R, Chen X H, Gui Z, Liu L, Chen Z Y. Mater. Res. Bull., 2001, 36(3~4): 497~50216 Wang H W, Lin H C, Yeh Y C, Kuo C H. J. Magn. Magn. Mater., 2007, 310(2): 2425~242717 Harris L A, Goff J D, Carmichael A Y, Riffle J S, Harburn J J, St Pierre T G, Saunders M. Chem. Mater., 2003, 15(6):1367~137718 SONG LiXian(宋丽贤), LU ZhongYuan(卢忠远), LIAO QiLong(廖其龙). J. Funct. Mater.(功能材料), 2005, 36(11): 1762~176819 Itoh H, Sugimoto T. J. Colloid. Interface. Sci., 2003, 265(2): 283~29520 Xu J, Yang H B, Fu W Y, Du K, Sui Y M, Chen J J, Zeng Y, Li M H, Zou G. J. Magn. Magn. Mater., 2007, 309(2): 307~31121 Li Z, Wei L, Gao M Y, Lei H. Adv. Mater., 2005, 17(8): 11301~11305 22 Sun S H, Zeng H. J. Am. Chem. Soc., 2002, 124(28): 8204~820523 Bang J H, Suslick K S. J. Am. Chem. Soc. 2007, 129(8): 224224 Vijayakumar R, Koltypin Y, Felner I, Gedanken A. Mater. Sci. Eng. A, 2000, 286(1): 101~10525 Pinkas J, Reichlova V, Zboril R, Moravec Z, Bezdicka P, Matejkova J. Ultrason. Sonochem., 2008, 15(3): 257~26426 Khollam Y B, Dhage S R, Potdar H S, Deshpande S B, Bakare P P, Kulkarni S D, Date S K. Mater. Lett., 2002, 56(4): 571~57727 HAI YanBing(海岩冰), YUAN HongYan(袁红雁), XIAO Dan(肖 丹). Chinese Chem. Res. Appl.(化学研究与应用), 2006, 18(6): 744~74628 Jun Y W, Huh Y. M, Choi J S, Lee J H, Song H T, Kim S, Yoon, S, Kim K S, Shin J S, Suh J S, Cheon J. J. Am. Chem. Soc., 2005, 127(16), 5732~573329 Bharde A A, Parikh R Y, Baidakova M, Jouen S, Hannoyer B, Enoki T, Prasad B L V, Shouche Y S, Ogale S, Sastry M. Langmuir, 2008, 24(11): 5787~579430 Kuhara M, Takeyama H, Tanaka T, Matsunaga T. Anal. Chem., 2004, 76(21): 6207~621331 Y, G. Biofuctionalization of Nanamaterials. WileyVCH: Weinheim 200532 Safarik I M S. Biomagn. Res. Technol., 2004, 2(1): 7

氨基金纳米粒子

基金纳米粒子是什么

金纳米粒子通过氨

基、羟基等活性基团与生物分子发生作用。

1.由于分子中的氨

基、羟基等活性基团能与金纳米粒子形成Au-N或Au-O键,有效阻止了金纳米粒子的聚集,起到保护剂的作用。

2.壳聚糖、藻红蛋白的用量对金纳米粒子的催化性能有显著的影响。

加入适量的保护剂制备的金纳米粒子有利于提高葡萄糖选择氧化反应的活性,而保护剂量过多

时,由于金纳米粒子被包裹而不利于其催化活性的发挥。

3.金纳米粒子与壳聚糖之间存在较强的相互作用。

壳聚糖能够捕获金纳米粒子而不发生聚集,是金纳米粒子良好的捕获剂,易于形成金纳米粒子-壳聚糖复合材料

Au@CHI。

氨基金纳米粒子的作用

这是一个关于光学增亮剂的专利说明,里面有详细的介绍其作用原理,成分,以及对人体的利害。

《作为增白剂的光学增亮剂》

CN 1226993 C

摘要本发明涉及将光学增亮剂系列的化合物用于化妆品组合物的用途,或者制备局部使用的皮肤病学的组合物。该组合物的特征是使色泽更均匀、更均质、更透彻、象陶瓷一样更洁白。这种组合物还具有防除黑眼圈的特征。本发明还涉及将光学增亮剂系列化合物与某些化妆品组合物——如皮肤增白剂、防晒剂、去皱霜、以及润湿剂——组合在一起,这些组合物在上述两个方面特征尤其明显。本发明还涉及使皮肤即时增白的一种方法,该方法是将至少含有一种光学增亮剂系列化合物的化妆品组合物涂在皮肤上。权利要求(11)

1.至少一种光学增亮剂系列的化合物作为一种用于使皮肤即时增白的物质,或者作为一种用于赋予皮肤至少下述特征之一的物质:洁白、统一性、均性质、透明性和陶瓷一样的外观在一种化妆用组合物或该组合物制备中的用途,其特征在于所述光学增亮剂吸收300至390nm的UVA,并再发射400至525nm的光线,并且所述光学增亮剂选自4,4’-双[(4,6二苯氨基-1,3,5-三嗪-2-基)氨基]均二苯乙烯-2,2’-二磺酸钠与2,5-噻吩二基-双(5-叔丁基-1,3-苯并恶唑)。

2.根据权利要求1的用途,其特征在于该光学增亮剂在组合物总重量中的比例是0.1%至15%。

3.至少一种光学增亮剂系列化合物在一种组合物或该组合物制备中的用途,其特征在于该组合物是一种除去黑眼圈的组合物,所述光学增亮剂选自4,4’-双[(4,6二苯氨基-1,3,5-三嗪-2-基)氨基]均二苯乙烯-2,2’-二磺酸钠与2,5-噻吩二基-双(5-叔丁基1,3-苯并恶唑)。

4.根据权利要求3的用途,该光学增亮剂在组合物总重量中的比例是0.1%至15%。

5.化妆用组合物,其特征是它至少含有一种光学增亮剂系列的化合物,并含有至少一种非此系列的第二种增白剂,所述光学增亮剂选自4,4’-双[(4,6二苯氨基-1,3,5-三嗪-2-基)氨基]均二苯乙烯-2,2’-二磺酸钠与2,5-噻吩二基-双(5-叔丁基1,3-苯并恶唑)。

6.根据权利要求5的化妆用组合物,其特征在于第二种皮肤增白剂选自:氢醌及其衍生物、曲酸及其衍生物、乳酸及其盐,抗坏血酸及其衍生物,壬二酸,熊果苷及其衍生物、L-2-氧代噻唑烷-4-羧酸,4-乙酰氨基酚以及具有氨基甲酸酯,尿素,或磺酰胺官能团的氨基苯酚衍生物。

7.根据权利要求5或6的化妆用组合物,其特征在于它还含有至少一种可以滤除UV的试剂和/或至少一种选自脱皮剂的化合物。

8.化妆用组合物,其特征在于它含有至少一种光学增亮剂系列的化合物,还含有至少一种选自脱皮剂的化合物,所述光学增亮剂选自4,4’-双[(4,6二苯氨基-1,3,5-三嗪-2-基)氨基]均二苯乙烯-2,2’-二磺酸钠与2,5-噻吩二基-双(5-叔丁基-1,3-苯并恶唑)。

9.化妆用组合物,其特征在于它含有至少一种光学增亮剂系列的化合物,还含有至少一种润湿剂,所述光学增亮剂选自4,4’-双[(4,6二苯氨基-1,3,5-三嗪-2-基)氨基]均二苯乙烯-2,2’-二磺酸钠与2,5-噻吩二基-双(5-叔丁基-1,3-苯并恶唑)。

10.化妆用组合物,其特征在于它含有至少一种光学增亮剂系列的化合物,还含有至少一种抗皱的试剂,所述光学增亮剂选自4,4’-双[(4,6二苯氨基-1,3,5-三嗪-2-基)氨基]均二苯乙烯-2,2’-二磺酸钠与2,5-噻吩二基-双(5-叔丁基-1,3-苯并恶唑)。

11.使皮肤即时增白的非治疗方法,其特征在于在皮肤上涂上一种至少含有一种光学增亮剂系列化合物的组合物,所述光学增亮剂选自4,4’-双[(4,6二苯氨基-1,3,5-三嗪-2-基)氨基]均二苯乙烯-2,2’-二磺酸钠与2,5-噻吩二基-双(5-叔丁基-1,3-苯并恶唑)。

说明

作为增白剂的光学增亮剂

本发明涉及将光学增亮剂系列的化合物用于化妆品组合物的用途,或者制备局部使用的皮肤病学的组合物。该组合物的特征是使色泽更均匀、更均质、更透彻、具有陶瓷状的外观,更加洁白。这种组合物还具有防除黑眼圈的特征。

本发明还涉及将光学增亮剂系列化合物与某些化妆品组合物——如皮肤增白剂、防晒剂、去皱霜、以及润湿剂——组合在一起,这些组合物在上述两个方面特征尤其明显。

本发明涉及使皮肤即时增白的一种方法,该方法是将至少含有一种光学增亮剂系列化合物的化妆品组合物涂在皮肤上。

皮肤有色的人,尤其是肤色较深的人经常希望使皮肤的颜色变浅一些,为此他们经常使用含有增白剂的化妆品组合物或皮肤病学的组合物。

经常用来作为增白剂的物质有氢醌及其衍生物、曲酸及其衍生物、壬二酸、熊果苷及其衍生物,这些物质可以单独使用或与其它活化剂组合一起使用。

这种含有增白剂的组合物同样也可用于肤色异常的人,肤色异常的原因是多种的:如年龄的原因(老年斑)、UV(紫外线)的照射、黄褐斑、皮肤病等。

这些增白剂不是没有弊端的。主要是必须长期使用,并且必须大剂量使用,以获得皮肤增白的效果,但只用含有增白剂的组合物,并不能获得即时的效果。

要大剂量的使用氢醌及其衍生物才能获得增白效果,而氢醌对于黑色素细胞是有细胞毒性的。

另一方面,曲酸及其衍生物的弊端是费用昂贵,由于这一原因,在广泛商业销售的产品中不能大量地使用曲酸。

使用可以使色泽均匀的化妆品组合物也可以使皮肤立即呈现白色,这些组合物是由粘合剂中的分散粉末组成的,根据需要粉末一般含有白色素或带色的色素、页片状的填料、或晶片状硅土。色泽的均匀主要是通过片状的填料的遮盖力获得的。

这种化妆品组合物的弊端是用组合物的遮盖力修饰皮肤的缺陷。这样化妆的皮肤会失去其自然光泽,因为这些组合物缺少透明性。

如果使用片状的填料可以被视为一种提高这些组合物透明性的方法(如见美国专利US4899163),那么这些组合物具有对光线反射的缺点,使皮肤呈现不自然的闪亮外观。

因此需要能够使色泽增白、均匀、均质、自然的化妆品组合物和/或皮肤病学的组合物,这些化妆品组合物在涂用于皮肤上时必须有足够的透明度。

公开号为FR2741261的已公开的法国专利描述了含有也作为光学增亮剂的增色荧光化合物。这种增色荧光化合物的优点是增强光泽,使含有增色荧光化合物的化妆品组合物用于皮肤或头发时的色泽更加鲜艳。这种荧光剂的效果是体现在有色的载体(头发)上,或上色组合物中(如化妆用的染眉油、指甲油、口红)。如前面所述的光学增亮剂对皮肤本身的效果并未在该文献中提到或暗示。

本发明涉及将至少一种光学增亮剂系列的化合物在用于使皮肤增白,尤其是使皮肤即时增白的组合物中的应用,或者在制备这种组合物中的应用。这样一种组合物可以使皮肤的色泽更均匀、更均质、更富有透明度,并且具有陶瓷状外观。

使用这种组合物,在亚洲人的皮肤上效果尤其明显。

更为重要的是,这种组合物是一种化妆品组合物,它同样还可以用于皮肤病。

根据本发明的组合物是用于护理皮肤的,而不是化妆品的组合物或用于头发的组合物。

本发明还可以将至少一种光学增亮剂系列化合物用于一种组合物,或制备一种对高加索人皮肤有效的组合物。

光学增亮剂是技术人员已熟悉的化合物。这种化合物在Wiley 1994年第四版的《Fluorescent Whitening Agent,Encyclopedia of Chemical Technology,Kirk-Othmer》一书的第十一卷的第227页至241页中做了描述。

我们尤其可以将光学增亮剂定义为能主要吸收300至390nm紫外线A、并主要再发射400至525nm光线的化合物。

在光学增亮剂中,我们尤为感兴趣的是均二苯乙烯衍生物、香豆酸的衍生物、恶唑和苯恶唑衍生物、咪唑衍生物。

这类化合物易于从市场购得,我们可以列举如Tipanol SOP和Uvitex OB,由CIBA GEIGY公司出售。

根据本发明的常用的光学增亮剂有4,4’-双[(4,6-二苯胺基-1,3,5,-三嗪-2-基)氨基]均二苯乙烯-2,2’二磺酸钠,2,5-噻吩-二基一双(5-叔丁基-1,3-苯并恶唑)。

本发明还涉及至少一种光学增亮剂类化合物在一种组合物或该组合物的制备中的应用,所述组合物用作皮肤增白剂,尤其用作即时皮肤增白剂,和/或用作旨在赋予皮肤至少一种选自下述特征的试剂:统一性、均匀性、透明性及陶瓷状外观。

本发明同样涉及将至少一种光学增亮剂系列化合物在一种组合物或制备该组合物中的应用,所述组合物被用作防除黑眼圈剂。

出现在眼周部位的颜色较深的黑眼圈、和/或眼袋、和/或眼周部的干瘪,都可以通过使用本发明的组合物来消除。

根据本发明,光学增亮剂的用量宜为组合物总重量的0.1-15%(重量),并最好是0.5-10%(重量)。

有利的是,将光学增亮剂与具有增强或补充效果的其它化妆品试剂联用。

本发明涉及一种组合物,确切地讲是化妆品组合物,它至少含有光学增亮剂系列的一种化合物,并含有至少一种化妆品中常用的增白剂或脱色剂。

在这些化妆品常用的增白剂和/或脱色剂中,我们希望使用在下列物质中选出的化合物:氢醌及其衍生物,如氢醌单甲醚,氢酯单乙醚,曲酸及其衍生物,乳酸及其盐,抗坏血酸及其衍生物,壬二酸,熊果苷及其衍生物,L-2-氧代噻唑烷4-羧酸(如欧洲专利EP0780120所述),4-乙酰氨基酚,如申请人于1996年12月6日申请的申请号为9615046法国专利所述,以及具有氨基甲酸酯,尿素,或磺酰胺官能团的具有化学式(1)的氨基苯酚衍生物,如1997年8月27日申请人申请的申请号为9710710的法国专利中所述。这些式(I)氨基苯酚衍生物的化学式如下:

未提供图片。查看 PDF在化学式中:R表示一个氢原子或一个-COR2基团,R2相同或不同,表示一个C1-C30,饱和的或不饱和的,直链、环状或带支链的,任选地被羟基化的烷基或烷氧基,R1是从下列化学式(a),(b)或(c)中选出的一个基团。

(a)-CO-NR3R4(b)-CO-O-R5(c)-SO2-R5R3表示一个氢原子或一个C1至C6的直链或带支链的,饱和或不饱和的,任选地被羟基化的烷基。

R4表示一个氢原子或下述的R5基,R5表示一个C1-C30,饱和的或不饱和的,直链、环状或带支链、任选地被羟基化的烷基。

在具有氨基甲酸酯、尿素或磺酰胺官能团,并具有化学式(1)的氨基苯酚衍生物中,我们更倾向于选择N-乙氧羰基-4-氨基苯酚;N-乙氧羰基-O-乙氧羰基-4-氨基苯酚;N-胆甾烯基氧羰基-4-氨基苯酚与N-乙基氨基羰基-4-氨基苯酚。

本发明还涉及这种组合物的用途,其目的在于无论是短时间还是在长时间能够使皮肤变白。

这种组合物优选地含有至少一种能滤除紫外光的试剂和/或至少一种脱皮剂。

本发明还涉及一种组合物,尤其是化妆组合物,它含有至少一种光学增亮剂系列的化合物,至少一种UV防晒剂,和/或至少一种脱皮剂。

在UV防晒剂中,我们可以列举亲水或亲脂的有机防晒剂以及无机防晒剂。

亲水防晒剂尤其可以选择二苯甲酮衍生物,对氨基苯甲酸的衍生物,樟脑衍生物,或者苯并咪唑衍生物。

根据本发明,亲水防晒剂含量为最终组合物总重量的0.1-20%(重量),最好是0.2-10%(重量)。

本发明所涉及的亲脂防晒剂可选择二苯酰甲烷衍生物,苯并咪唑衍生物,肉桂衍生物,水杨酸衍生物,樟脑衍生物,三嗪衍生物,二苯甲酮衍生物,β,β-二苯基丙烯酸酯衍生物,对氨基苯甲酸衍生物,聚合物防晒剂和聚硅氧烷防晒剂都在国际专利申请WO-93/04665和WO-94/06404中做了描述。其它有机防晒剂的实例已在欧洲专利申请EP-A-0487404中给出。

亲脂防晒剂的含量为最终组合物总重量的0.5-30%(重量),最好是0.2-20%(重量)。

无机防晒剂可以是包覆或未包覆的金属氧化物的颜料或纳米颜料(基本粒子的平均大小:一般是5nm至100nm之间,最好是10至50nm),例如钛氧化物的纳米颜料(非结晶的或结晶的,为金红石和/或八面石形式),铁氧化物纳米颜料、锌氧化物纳米颜料、锆氧化物纳米颜料或铈氧化物纳米颜料,这些都是已公开的光保护剂,并通过对UV光的物理阻断(反射或散射)产生功效。以前的传统的包覆剂都是氧化铝、和/或硬脂酸铝,聚硅氧烷。这类包覆或未包覆的金属氧化物的纳米颜料,在欧洲专利EP-A-0518772和EP-A-0518773中特别做了描述。

无机防晒剂的含量为最终组合物总重量的0.1%至20%(重量),最好是0.2%至10%(重量)。

上述脱皮剂,我们可以列举羟基酸,特别是α-羟基酸,β-羟基酸,任选地成盐的水杨酸或其衍生物,天然或人工合成的视黄素,例如视黄醇,视黄酯,视黄酸或视黄醛。作为水杨酸的衍生物,我们特别要指出的是法国专利文献FR-A-2581542和欧洲专利EP-A-378936所述的,尤其是正辛酰-5-水杨酸,正癸酰-5-水杨酸,正十二烷酰-5-水杨酸,正辛基-5水杨酸,正庚氧基-5-水杨酸,正庚氧基-4-水杨酸及其季铵盐,如二甲基羟基丙基铵盐。我们也可以使用欧洲专利EP-A-570230中所述的水杨酸。

本发明还特别涉及一种组合物,尤其是化妆品组合物,它含有至少一种光学增亮剂,和至少一种润湿剂。这种组合物对于预防和治疗黑眼圈十分有效。

在可用于这些组合物的保湿剂中,我们可特别列举尿素及其衍生物,多元醇,如甘油,山梨糖醇,丙二醇。

本发明也涉及一种组合物,尤其是化妆品组合物,它含有至少一种光学增亮剂,至少一种去皱剂。这种组合物也特别用于预防和/或治疗黑眼圈。

在可用于这些组合物的去皱剂中,我们尤其可以列举羟基酸,特别是α-羟基酸、β-羟基酸、抗坏血酸或其衍生物、任选地成盐的水杨酸或其衍生物之一,天然的或合成视黄素,例如视黄醇、视黄酯、视黄酸或视黄醛。作为水杨酸衍生物,我们特别要指出的是法国专利FR-A-2581542和欧洲专利EP-A-378936中所述的水杨酸衍生物,尤其是正辛酰-5-水杨酸,正癸酰-5-水杨酸,正十二烷酰-5-水杨酸,正辛基-5水杨酸,正庚氧基-5-水杨酸,正庚氧基-4-水杨酸及其季铵盐,如二甲基羟基丙基铵盐。我们也可以使用欧洲专利EP-A-570230中所述的水杨酸。

本发明也涉及一种使皮肤即时增白的方法,该方法在于将含有至少一种光学增亮剂的化妆品组合物涂敷于皮肤上。

根据本发明的含有光学增亮剂的组合物可以呈局部应用的各种常用盖仑制剂形式,如溶液、凝胶、洗剂或乳浆类的分散液,奶类的液体或半液体的乳液,它们是经油脂相分散到水相而获得的(水包油),或反之(油包水)或者乳油或凝胶类的半固体或固体的软稠状的悬浮液或乳液,或微滴乳状液,小胶囊、微粒子,离子或非离子型的泡状分散液。这些组合物都是用通常的方法制备的。

按一般方法,本发明的组合物,尤其是化妆品组合物,可以含有化妆品中常用的添加剂,如乳化剂、亲水或亲脂的胶凝剂、亲水或亲脂的活化剂、防腐剂,抗氧化剂、香料、填料、染料。这些不同的添加剂的含量是化妆品中惯用的量,如占组合物总重量的0.01%至20%。这些添加剂——根据其特性——可以加在油脂相、水相和/或脂类泡状分散体中。

上述乳化剂中,我们可以根据所要求的最终乳液形式,使用油包水型(E/H)的乳化剂,或水包油型(H/E)的乳化剂。

作为乳化剂,我们可以列举甘油基/硬脂酸酯的硬脂酸酯混合物PEG-100(ICI公司销售的Arlacel 165),硬脂酸PEG-20酯(ICI公司销售的Myrj49),硬脂酸PEG40酯(ICI公司销售的Myrj52),以及脱水山梨糖醇三硬脂酸酯(ICI公司销售的Span165)。

乳化剂的含量可以是组合物总重量的0.1%至15%,最好是0.5%至5%。

根据本发明,我们可以在组合物中加入共乳化剂,其含量为组合物总重量的0.05%至10%。作为乳化剂,我们可以列举甘油基硬脂酸酯。

在脂类泡状分散体中,乳化剂可以由离子和/或非离子型脂类的泡沫本身组成。

作为本发明可使用的油,我们可以列举矿物油、植物油(玉米芽油)、合成油(异十六碳烷)、聚硅氧烷(环聚甲基硅氧烷)以及含氟油。我们还可以使用脂肪醇(十八烷醇、十六烷醇)、脂肪酸(硬脂酸)以及蜡。

作为亲水活化剂,例如我们可以使用蛋白质或蛋白质水解产物、氨基酸、尿素、尿囊素、蔗糖及其衍生物、甘草亭酸。

作为亲脂活化剂,我们可以使用生育酚(维生素E)及其衍生物、基础脂肪酸、神经酰胺、香精油。

这些组合物组成了用于面部、手或身体的治理霜或护理霜、爽身奶液,用于护理或治理皮肤的洗涤剂、凝胶或泡沫。

下列实例对本发明进行了说明。在这些实例中,所列出的比例是重量比。

实例1:水包油型流体膏——榈榈酸-2-乙基己酯 8%——凡士林油 8%——单二异硬脂酸甘油酯 2%甘油的混合物(40/50/5/5) 2%——4,4’-双[(4,6-二苯胺基-1,3,5-三嗪-2-基)氨基]均二苯乙烯-2,2’,-二磺酸钠 1%——三乙醇胺 0.9%——丙二醇 2%——硬脂酸 2%——硬脂酸镁 2%——防腐剂 适量——水 适量加至100※TINOPAL SOP,由CIBA GEIGY公司出售。

实例2:水包油型流体膏我们使用与实例1相同的组分制备面霜,只是用CIB GEIGY公司出售的1%的2,5-噻吩二基一双(5-叔丁基-1,3-苯并恶唑)来代替均二苯代乙烯的衍生物,该产品的名称为UVITEX OB。

这两种面霜都在亚洲人的皮肤上进行了实验,并获得了即时增白和良好透明度的效果。这两种面霜可以赋予皮肤陶瓷般的外观。

实例3:防除黑眼圈的眼霜——透明质酸钠 0.1%——4,4’-双[4,6-二苯胺基-1,3,5,-三嗪-2-基)氨基]均二苯乙烯-2,2’-二磺酸钠※ 7%——被交联氨部分中和的丙烯酰氨甲基丙烷磺酸 1.5%——甘油 5%——乙醇 5%——氧亚乙基化的甲基葡萄糖二油酸酯(120OE) 0.5%——氧亚乙基化的脱水山梨糖醇单月桂酸酯(20OE) 0.5%——防腐剂 适量——水 适量加至100※TINOPAL SOP,由CIBA GEIGY公司出售。

实例4:防除黑眼圈的眼霜重复实例3,但仅使用1%的TINOPAL SOP。

实例3和实例4这两种防除黑眼圈的眼霜都在高加索妇女的皮肤上进行了实验,这两种产品都产生了立即除去黑眼圈、自然的、不引人注目的效果:使面部皮肤色泽均匀、斑痕消失、眼周干瘪的现象得以减轻。